你是不是經常把设法投射到別人身上

號稱是商學界諾貝爾獎的「霍特獎」(Hult Prize)創辦人兼執行長阿什卡(Ahmad Ashkar)上週專程來到政治大學的國際會議廳,親手頒奬給本年(2015)环球冠軍的「」。由於IMPCT是台灣團隊,一百萬美圆獎金又是由美國前總統柯林頓頒發,算是台灣之光及政大之光吧,網路上的報導應該不少。當天我人也在現場,阿什卡及多位與談人的演說及分享,收穫良多。

 

當天的亮點當然是霍特獎創辦人阿什卡的演說及頒獎,他以自身創辦獎項的心路歷程,鼓勵大师運用創意和專業,創造多贏的商業形式,集思廣義若何改變天下,讓天下能夠信任社會企業「做功德的同時還能賺大錢。」

在我心中另外一個亮點是IMPCT成員陳安穠與最後一名與談人Lisa。我想政大會請Lisa來分享是因為,她自身是一名台灣原居民,並且是少數出社會後願意回鄉關懷相對貧困的原居民的有為青年,而IMPCT的目標便是為解決貧困兒童教导,創建學齡前教导中间。(註:Lisa的非營利組織)

Lisa說了3個原居民的真實故事,導正了我們長期對關懷貧窮的錯誤印象。第一個故事,在地上爬的小娃娃,正靠近后方的狗屎,阿嬤叫了三次,娃兒依然繼續往前匍匐,因為娃娃聽不懂阿嬤講的原居民話。第二個故事,幾位小伴侣一成天都在危險懸崖邊的球場玩破爛的推車,因為部落與學校的距離太遙遠,還是在四周玩玩就好,归正學校老師及大人也不會管。第三個故事,大姐姐問小伴侣為什麼一向笑,小伴侣笑著回覆:「因為只需一向笑就不會痛啊。」原來小孩經常會被酒醉的大人踢打施暴,肚子经常印著被菸燙傷的痕跡。

長期以來,大师認為偏鄉最缺少電腦、書籍、糊口物品等資源,不過,實際上這只是我們單方面的想像,他們最缺少的其實是「爸爸媽媽的陪同」。這刚巧呼應IMPCT成員陳安穠的演講,安穠同學談到實現在貧民窟創建學齡前教导中间最大的困難,不是若何行銷吸收社會資源協助,而是「受助對象並不想答應你們的慈悲計畫」,他們覺得本身並不须要接管杰出的教导,貧窮其實有貧窮的快樂糊口体例。

 

這讓我聯想到心思學上的「投射感化」(Psychological Projection),我們经常不自覺的把本身的心裡好惡與觀念等,強加到別人身上。特别愈是聰明愈有才能的人,愈轻易故意思投射的傾向。宋朝佳人蘇東坡總愛跟佛印禪師鬥智,某天他倆一路打坐,蘇東坡俄然問起禪師來:「你看我現在座著像個甚麼?」佛印禪師說:「我看你坐著像一尊佛。」蘇東坡心裡正满意,禪師反問他:「你看我呢?」蘇東坡回覆:「我看你,像一座堆積的牛糞。」禪師看看他,不再說甚麼,逕自打坐。蘇東坡以為這一次終於佔了上風,滿懷高興的回家告訴mm。豈料mm說:「哥哥,你又輸了,并且輸得很慘呀!」蘇東坡百思不解,mm繼續說道:「禪師心中有佛,看見的事物自有佛性,以是看你像一尊佛。但是你心裡污穢不淨,才看到禪師像一堆牛糞!」原來,我們的一言一行都代表著我們本身,也有人把心思投射稱作「孕婦效應」,懷孕的母親會更轻易發現週遭的孕婦。上面這張圖,很风趣,據說差别心思狀態,看到的圖樣會不一樣,是不是便是由於投射感化的緣故呢!?

 

 

身在繁榮都会的我們,經常會以高目光的角度看別人,其實,當你以高視低的態度,面對受助對象,雖然他們多获得了物資一分,在心思上卻減少了尊敬一分。人與人應該是身而同等,即便是環境差别,目標差别,尽力差别,貢獻差别,人還是同等的。有時候,我在作公益服務時,也從對方获得許多的啟發與助人的快樂。不論是教导、公益慈悲與社會企業,我們都要時常警戒本身,防止落入投射效應,大师都是同等的,多用對方的角度去懂得與交换,才有機會像IMPCT一樣,做出雙方快樂又合作的教导事業。跨一步言,換位思虑與同等互利的觀念與好處,是不是也適用在任何处所呢!?

 

額外一提,IMPCT的短片使人感動—「在這天下上,教导是最無價的!」,請見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本文作者,為合夥人,創辦人,人稱圓夢會計師,同時為國際認證理財規劃顧問CFP,著有暢銷書, 發明人,現為〉及《Advisers財務顧問》專欄作家。

 

【本篇原文刊載至 】



快乐飞艇做任务靠谱吗 熊猫乐园快乐飞艇 快乐飞艇计划 快乐飞艇综合走势图 快乐飞艇下载 快乐飞艇开奖现场直播结果 快乐飞艇app首页 快乐飞艇官网 快乐飞艇开奖 华创投资快乐飞艇靠谱吗 快乐飞艇技巧 快乐飞艇开奖结果